快手、腾讯后,B站又加入……没有平台愿意错过周杰伦!

时间:2022-07-07 00:01:21

  每经记者 温梦华  朱鹏    每经编辑 陈俊杰    

图片来源:B站截图

  终于等到周杰伦!

  7月6日,时隔6年,周杰伦新专辑《最伟大的作品》先行曲在中午12点首播,并同步登陆QQ音乐、哔哩哔哩等官方授权平台。该专辑开启预售预约后迅速点燃全网,截至发稿,仅QQ音乐的预约量就已突破600万人。

  伴随着这场怀旧经济的狂欢,当天,B站正式宣布与周杰伦、方文山等创立的音乐娱乐品牌杰威尔达成版权合作,双方从音乐版权等多个维度展开深度合作。

  日前,杰威尔音乐官方账号在B站的一句“终于等到周杰伦”收获满屏的弹幕和超400万的播放量,再次证明了周杰伦的巨大号召力。

图片来源:杰威尔音乐官方B站动态

  没有人愿意错过这场流量盛宴。过去几年,腾讯音乐一直把持着周杰伦的独家版权。但当独家优势不再,杰威尔与快手(HK01024,股价86.25港元,市值3702亿港元)、哔哩哔哩(HK09626,股价209.4港元,市值826亿港元)相继合作,互联网平台头部明星流量争霸赛愈演愈烈。

  7月5日零点,QQ音乐平台开启周杰伦新专辑预售预约。在没有任何提前预热宣传的情况下,预约人数在10分钟达到10万;30个小时后,这一数字超过600万。

  周杰伦毫无疑问是一个响亮的IP,而非任何单面的音乐人、商人、演员、导演身份。

  2000年,周杰伦推出首张专辑。在随后的16年间,他累计推出14张专辑。这14张专辑为华语乐坛孕育出一个才华横溢又个性鲜明的巨星,同时,也造就了“IP周杰伦”。

周杰伦部分专辑封面图 图片来源:豆瓣

  在魔天轮世界巡回演唱会马来西亚站上,曾连续7年入选福布斯中国名人榜三甲的周杰伦戏称,“新专辑大家可以只听不用买,因为我不是靠这个挣钱”。

  相较于周杰伦庞大的商业版图,其专辑销售收入早就不是唯一。

  据媒体报道,周杰伦过去14张实体专辑累计销量超3000万张。但相比一次性的实体专辑销售收入,歌曲的版权收入才是源源不断的。

  2007年,周杰伦选择自立门户,与方文山、杨峻荣合伙成立唱片公司杰威尔音乐,“周董”的名号由此开启。杰威尔音乐拥有周杰伦的所有歌曲版权,其他平台只能通过授权的形式获得版权。

  据《每日经济新闻》此前报道,2015年杰威尔第一次授权给网易云,授权费为870万元,第三年便涨至1818万元。据《第一财经》报道,随后阿里腾讯音乐就周杰伦歌曲版权展开争夺,最终腾讯音乐斥资5.7亿元才买下三年独家版权。

  其演唱会收入同样不菲。杰威尔官网显示,出道至今,周杰伦先后举行过8轮世界巡回演唱会。例如,官方数据显示,2013年开始的“魔天伦演唱会”全球巡演76场,吸引了180万人次观众,累计票房72.45亿新台币(约合人民币16.49亿)。

  而即使不发专辑、不开巡演,周杰伦的吸金力照样不减。广告代言、潮牌生意、餐饮、电竞,综艺,周董的非音乐生活同样绚烂多彩。

  以代言为例,相比大多数明星与品牌间互为助力不同。周杰伦曾代言过不少起初并不算知名的品牌,但均依靠其知名度成长为行业代表。例如,2005年,周杰伦正式成为美特斯邦威代言人的两年之后,美邦即以20.21亿元的业绩跻身“中国制造业500强”,并在2008年成功登陆深交所。

  据CBNData统计,截至2010年,周杰伦已代言了34个广告,涵盖衣食住行多个领域,平均代言费在1000万元左右。此外,高端线代言同样不缺,例如2018年与其签约的帝舵手表、欧珑香水等。

帝舵手表、欧珑香水代言 图片来源:品牌官方宣传图

  此次周杰伦新专辑还在豆瓣上演了一出“话题事件”。在周杰伦新专辑连曲目尚未公布的前提下,豆瓣便开放了该专辑的评分。随后豆瓣发布声明致歉,人民网评也直指平台借热点事件再炒作的嫌疑。

  一直以来,手握周杰伦的腾讯音乐在流量上占据绝对优势,但随着音乐独家版权的取消,杰威尔与快手、B站相继合作,越来越多的“周杰伦们”正在成为互联网平台争夺的新流量密码。

  “周杰伦的主要受众集中于80后和90后,B站目前用户主要以00后大学生为主,他们对周杰伦敏感程度其实不高。此次B站与杰威尔版权合作,主要不在于B站原有用户,更多是寄希望于扩展新用户的表现。”7月6日,艾媒咨询CEO张毅在接受《每日经济新闻》记者电话采访时表示。

  碎片化娱乐趋势下,明星需要借助平台增加曝光量、靠近年轻人;平台也需要靠明星吸引用户。早在B站之前,拥有高国民度的巨星就已经成为视频号、抖音、快手等短视频平台你追我逐的“香饽饽”。

  据每经记者不完全统计,今年4月以来,张国荣、崔健、周杰伦、罗大佑、孙燕姿、成龙等明星线上演唱会、直播在各大视频平台兴起,动辄千万级别的在线人数和观看量,不仅再次验证了明星流量的价值,也开启了平台明星争夺的新战事。

  今年5月,TME腾讯音乐重映了两场周杰伦演唱会。除了出圈的热度和累积近亿人次的观看数据,周边产品的销售也为线上演唱会商业化验证了新思路。

图片来源:QQ音乐平台截图

  快手也早早绑定了周杰伦。2020年6月,快手称与杰威尔音乐达成战略合作,拿下其旗下歌手周杰伦的全部歌曲以及MV的短视频平台授权;同时,周杰伦也入驻快手,开启首个中文社交媒体账号,瞬间掀起流量风暴。

  一个多月后,周杰伦在快手迎来直播首秀,开播仅10分钟直播间累计观看人次超4000万,最终在线观看总人次近7000万,最高同时在线人数达610万,直播间互动总量达3.8亿。

  随着B站与杰威尔的版权合作,也引发了外界对快手与周杰伦合作现状的猜想。对此,快手方面告诉每经记者,快手与周杰伦仍在合作中,新MV发布后,快手还将展开与周杰伦独家互动。

  抖音则选择了刘德华、孙燕姿。2021年刘德华以“这是平常的一天”在抖音上开启个人直播首秀,观看人数突破了1亿;背靠腾讯的视频号后来居上,从西城男孩到崔健,从罗大佑,推出多场刷屏级的明星演唱会。

  “这背后其实是各家平台对流量的进一步争夺,因为当下整体流量红利见顶后,对平台而言,存量用户有限,如何持续性去拉活用户,是非常关键的。”张毅坦言。在他看来,在当下行业环境中,对明星的争夺是抢占流量最快的办法,怀旧经济对于平台、品牌和明星而言,都是不错的选择。